胡杏儿完婚婚后家庭事业两兼顾(图)

  • 文章
  • 时间:2018-12-19 09:19
  • 人已阅读

11月4日电 台湾池上魄力万千的稻浪风涛、雷鸣雨声,搭配客家古调辽远蜜意的吟唱以及西方歌剧热忱昂扬的咏叹,来自云门舞集的舞者们以多年修习的内家拳与太极扶引的身法显现一方稻田的人命轮转。从春耕到秋收,林怀民将自身的“稻米情节”灌注贯注在舞蹈《稻禾》之中,并于11月2日首度搬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 从2009年林怀民以一部交融古典意境和古代意识的《行草》首度登台国家大剧院,到2011年的《流浪者之歌》真米登场;从2013年的《九歌》云卷云舒,到2014年的《松烟》淡墨飘香,再到2016年的《水月》水波涟涟、月影婆娑,林怀民作品的舞台空间,带给观众的感觉是“很空、很淡、很轻。”但此次林怀民说:“《稻禾》是云门为数不多的彩色片。”他将位于台湾东海岸的池上稻田用影像的体式格局搬到了舞台之上。舞台的天幕与地板上,池上稻米的不凡影像铺天盖地,从初秧、结穗、收割、焚田,到来年春水重新灌满境地,以全景和特写交织投射在幕布和舞者身躯上,营建出别样的光影,让观者沉迷在人命轮转的悸动中不能自制。德国《德累斯顿静态报》评估《稻禾》:“舞蹈搭配以水稻生长展示自然变貌的地景投影,祥和宁静,却又强烈崎岖,使人赞叹不已。不竭变换的图像与舞台上的静态交融显现天人合一的境地。” 《稻禾》整个舞作分为《土壤》《风》《花粉》《日光》《谷实》《火》《水》等篇章。开篇中,女舞者弯腰垛地,模仿农民的劳作体态,开垦大地。在《稻禾》创作之初,林怀民曾结构云门舞者亲赴池上稻田,与土地亲密接触,在稻田里参与农民消费劳作,舞者也将这份独特的体验融汇于舞蹈创作中:“长时间的弯腰,脊椎比设想中的痛。但抱稻穗的餍足,比设想中还快乐。”但林怀民创作《稻禾》却不走写实途径,他更多地是使用自然界中的元素,用舞蹈来描绘一场大自然的“光合作用”。林怀民将在池上稻田里感受到的亮堂美妙,透过舞蹈转达给观众:“收割之后,延火烧田。春季到临,犁翻焦土,重新灌水,薄薄的水上倒映舒卷的云影。稻田四序如斯,人生如是。” ��。”